首页 > 金桥说法 > 经典案例分析

从刘强东事件看美国辩诉交易制度


尚法 勤勉 精专 共赢


在店消费近20瓶红酒和20多瓶啤酒后,“不知妻美”的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先生,大抵是没抗住豪饮的威力,因性侵被美国警方逮捕。按照套路,京东声称将对不实报道或造谣行为釆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只不过,随着事件信息的进一步公开,谣言已然成真。王思聪笑称奶茶妹妹已成抹茶妹妹;周立波真情流露“我们问题都出在了“枪上”,但那是被恶人所为。”

2.png

就此事,吃瓜群众们吵得天翻地覆。还未来得及嘲笑刘强东的愚蠢,就有声音大声呼喊,刘强东乃是民族英雄,我们应当原谅他;他肯定是被冤枉的,这一定是来自华尔街的阴谋。


“诶,成功人士性侵普通姑娘的资格都没有了,他们以后怕是都得性侵黑寡妇”,一位博主感慨道。


笔者本不愿意就此事发表看法,一是涉及国外刑事实务操作,并不懂;二是掌握信息太少,不敢妄下结论。不过财新网记者在专访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郡检方发言人拉泽夫斯基时问道,何时会有辩诉交易,对方称要先起诉才可能有辩诉交易。


第一次接触辩诉交易制度,来自美国高分犯罪电影《守法公民》。男主妻女被残忍杀害,但因辩诉交易的达成,凶手得以轻罪。男主自此埋下复仇的种子,用自己的双手换来实体正义并向美国的司法制度予以愤怒的反击。


3.png

(《守法公民》剧照,图片来源网络)


辩诉交易在美国有上百年的历史,但直到1970年,联邦最高法院才正式确认了辩诉交易的合法性。联邦最高法院作出了两项重要决定:第一,要接受以辩诉协议为依据作出的认罪答辩,其标准和接受与其他认罪答辩的标准一样,即答辩必须“自愿”和“理智”。第二,在辩诉交易案中,被诉人的决定自愿与否不影响协议的效力,即无须遵循自白案件的标准。


1974年,美国修订的《联邦地区法院刑事诉讼规则》规定了辩诉交易的一般原则及程序,以立法的形式确认了辩诉交易在刑事司法制度中的法律地位。


总结而言,美国的辩诉交易有以下几种特点。


(一)辩诉交易中参加协议的主体是控辩双方,通常由检察官和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进行,但是如果被告人没有或者放弃律师帮助,则由检察官和被告本人进行协商。


(二)辩诉交易的内容是控辩双方围绕着如何让步、如何实现自己利益和目的进行协商并最终达成协议。具言之,是指被告人一方放弃无罪答辩,承认指控的犯罪,只作有罪答辩,而检察官则作出对被告人有利的承诺和决定,控辩双方以其让步换取对方的让步,实现双方的互利。


(三)辩诉交易的结果是控辩双方各获得利益,即控方减轻了其举证责任,避免了因证据不足、罪不当、陪审团不精于法律等因素而可能发生的败诉风险。辩方获得了撤销指控、降格指控或者量刑上的从轻处罚。


(四)辩诉交易对诉讼的影响是刑事案件不再进入正式的庭审,法官确认辩诉交易后,即做出判决。


随着立法的确立,辩诉交易被迅速推广。以1990年为例,联邦和各州约90%的刑事案件都是以辩诉交易结案。辩诉交易在美国的产生乃至迅猛发展,决不是偶然的现象。如同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严打”一般,制度还未做好准备迎接社会的剧变,新旧事务冲击之下便是滋生犯罪的沃土。


工业化、移民潮以及城市化等一系列社会变革,美国刑事犯罪率急速上升。而对抗式诉讼程序所呈现的繁琐复杂、效率低下的弊端引起了司法理论和实践的高度关注,有限的司法资源无法应对犯罪率的上升。综上原因,辩诉交易自此拥有立法的背书。


而辩诉交易的产生还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辩诉交易实质上是为了克服当事人主义诉讼过分对抗化所导致的诉讼高风险。在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下,诉讼的过分对抗化和竞技化,使得诉讼风险性远超过于职权主义诉讼国家。这也就是为什么英美国家经常能看到一些出人意料的判决,如著名的美国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人案。因此,检察官基于现实的考虑,就更愿意在庭前终结案件,以规避诉讼的高风险性,哪怕是以交易的形式“出卖”正义。


4.png

(图片来源网络)


其次,英美法系国家基于泛化的契约自由观念,也是辩诉交易制度诞生的土壤。代表公正的国家刑罚权可以通过控辩双方的交易来实现,只要双方是自愿、平等地进行交易,就应当尊重这种交易的发生,并理性地接受交易的结果。


最后,美国社会普遍接纳实用主义哲学。尽管辩诉交易存在着一些弊端,但只要其结果对国家、个人双方都有利,既能够促成国家刑罚权的实现,又能够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那么它就是有价值的,应当被予以采纳。


不过法庭之上,终究不是“交易”市场。辩诉交易的盛行是否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公诉人的无能?电影《守法公民》中,男主渴望正义的幻想,最终被检察官面对犯罪人束手无策的无奈而打破。此外,对于那些真正触犯刑法的犯罪人,无疑是一种让步,减弱了判决预防犯罪和打击犯罪的作用。而且被控罪行大体相同的被告人可能因为拥有资源力量的不同而获得迥然不同的判决,罚不当其罪的现象屡屡发生。


刑事诉讼的主角从来都不是受害者一方,辩诉交易更是如从。在检方和辩护律师讨价还价中,被害者的愤怒又有谁来埋单。中国近年来不断发生的冤假错案,“凶手”用死的绝望换来清白,法官鞠躬道歉。但被害人为此付出的生命或是痛苦也是残酷的事实,谁又能擦干被害人家庭的泪水。


正是基于辩诉交易的诸多缺陷,其他国家引入后都做了相应的调整。以意大利为例,美国的辩诉交易内容可以涉及定罪和量刑,而意大利的辩诉交易内容只涉及刑罚而不能涉及定罪,只允许控辩双方对施用刑罚进行磋商,不能对指控的罪名进行讨论。



归到案件本身,刘强东的两位美国律师称:“看起来有99%的机率,刘强东不会受到任何起诉。”、“他是无辜的,没有任何不当行为。”两位律师都是刑辩老手,曾多次成功无罪辩护,战绩显赫。这似乎让刘强东吃了一颗定心丸,被释放后,刘强东仍旧神态自若般出现在明大校园里。据称,当晚的游轮夜宴也未曾缺席。


事件的下一步进展,我们不得而知。愚蠢也好,阴谋也罢。只希望普通人心怀对法律的敬畏,法律人心怀对法律的信仰。


5.png

(图片来源网络)


推荐阅读


2018年纪律教育学习月——新形势下如何以党章党规党纪为指引做合格党员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规定(附全文)

【金桥讲堂】第34期——境外投资及财富传承业务交流会

互联网时代对律师行业的影响